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【离夏和公公】(06)【作者:13691058106】
【离夏和公公】(06)【作者:13691058106】
字数:478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六章

  随着儿媳妇的离开,外面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了,坐在床边的魏喜清醒的起身走出卧室,来到阳台处,掏出了烟,点上一根,一会儿,一个俏丽的身影从楼口走进那辆白色的CRV里面,一会儿就消失在楼群间。魏喜匆匆抽完这口烟,返身走向儿媳妇的房间。

  此时孩子还在睡觉,魏喜轻轻的把车子推到浴室门口,为了方便自己照看孙子,同时又可以把芥子洗了。心理想着,就走进了浴室里。  装着芥子的盆子里,摆在角落,里面除了芥子之外,竟然又出现了一条丝袜。而且还多了一条小内裤和一个卡其色的胸罩,看来这是儿媳妇临走时放进去的。

  他端起了盆子,看了看,然后又放下,凝视着盆子里的物事,想到儿媳妇临走的时候吩咐的事情,魏喜直勾勾的看着盆子,心道。「你说说,我这个老公爹给孙子洗芥子也就罢了,这里还搀和着儿媳妇的内衣内裤,你说说,我该怎么办呢。」,嘀咕来嘀咕去,他又端起了盆子,然后又放下,反反复复的弄了几个来回,最终盯着地上的盆子,还是把盆子端了起来。

  女人的内衣就摆在芥子的上面,那触手感觉非常丝滑的透明丝袜,魏喜又看了看那有些肉色的胸罩和内裤,手颤巍巍的挪了上去,布料柔软并且潮湿,啊,魏喜心理一惊,它竟然是潮湿的。胸罩上的。肯定是儿媳妇的奶啧。魏喜又翻开内裤的裆部。用手一捏。黏黏的。滑滑的。肯定是儿媳妇逗弄自己时。自己也非常兴奋。从那下面流出来的。

  魏喜心理竟然涌动出一股子冲动,脑海里闪现出儿媳妇坐在沙发上揉脚的镜头。那丰满修长的大腿上,那匍匐中晃动的胸部。

  盯着盆子里女人的衣物,老人的好奇心也随之大了起来,那儿媳妇腿上套着的物事如同小孩裤子般大小,这样的东西怎么穿的呢?老人疑疑惑惑的用手抻了抻,这才发现,丝袜非常有弹性,难怪能穿进去。

  心理想着,手又抓起了那肉色的胸罩,摆弄了一番之后,像做贼一般的迅速放到了鼻子间,那一股奶香夹杂着汗水的味道,让他有些痴醉,又有一股子难言的味道充斥着心理,最后拿起小内裤闻了闻裤裆部。有一股微微的腥味。还透着一股女人的味道。望着洗漱台前的镜子,游离中的眼神看到了里面映着的他那臊红的老脸。

  发昏当不了死,老人一不做二不休,索性就学起了那倚老卖老,他也不管了。
  抄着盆子,先把尿布上的异物刮扯干净之后,放到盆子里用清水开始揉搓起来,潮乎乎的尿布洗起来也不费事,三五把就洗干净了。

  只剩下最后的丝袜和内裤胸罩没有洗了,魏喜拿起了丝袜,鬼使神差般的又一次的放到了鼻子间闻了闻,丝袜上面夹杂着汗味还有一股女人淡淡的体香,那种味道柔美而又不同于乳香,完全的两种不同风格的气息。那里面有一种青春的活力。甚至还有一种女人温婉的柔肠,老人攥着丝袜,闭着眼睛,呼吸间轻轻的嗅着,似乎很是享受其中的味道,心思也不受控制似的飘了起来。

  飘荡间,丝袜又换成了胸罩,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紧紧的盯着包裹女人胸部的位置处,放肆的伸出了舌头,「哦」了一声,舔舐了一下,慌乱中还不忘看了看门外,除了婴儿车中的小孙子别无他人,他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最后才拿起了儿媳妇的小内裤。闻了一会儿。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。每拿起一件东西。脑子里就会出现儿媳妇相同的部位。拿起丝袜。就想到了儿媳妇漂亮的大腿。十分柔滑。被他在上面抚摸着。换成了胸罩。就想起了儿媳的大奶。用手在上面揉摸成各种形状。又挤出了奶水。他细细的品尝着。有点甜甜的味道。最后是儿媳妇的小内裤。可是。离夏的那个地方他没有见过。

  不知道是什么模样。只有闻着小内裤上的味道。脑细细的幻想着。子里不过他也觉得很满足。

  全部清理完之后,魏喜踏着轻快的脚步,把孩子的芥子和儿媳妇的衣物挂在阳台的挂杆上,刚才那昏沉如坠入梦般的感觉,说什么好呢,魏喜轻抚胸口,大手下意识的伸到了口袋中,点了一颗烟吸了两口之后,心神才镇定了下来,冷静之后,对于刚才自己做过的事情,不由得觉得十分荒唐,并且非常的无耻。
  晚间吃罢饭,离夏抱着孩子建议公公陪她一起出去走走,外面的广场传来阵阵飘扬的歌曲,那些跳舞的人还有健身的人在盛夏中挥洒着汗水,舞动着轻灵的身体感受着夜晚的清凉,魏喜劝告着儿媳妇晚上不要带小孩出去。「孩子小,眼静,老辈人都说,晚上不要带孩子出去,那样容易看到一些脏东西。」,公公这么一说,离夏只好打消了念头。「倒是也从孩子姥爷嘴里听说过一些这样的说法」。
  感受到年轻人的气息,魏喜作为一个过来人,也能理解儿媳妇的想法。忙说道。「你要是喜欢的话,你自己去玩玩吧,反正我也没什么事,孩子我照看着,你去吧。」,魏喜本打算接过孩子,让儿媳妇出去散散。

  离夏感觉挺不好意思的,改口说道。「没事,你自己天天闷在家里,照顾孩子不说,还要忙里忙外的,白天让你一人在家照看小孩就够累的了,你还要我一个人出去玩,你还要我心理不安吗?」。

  听儿媳妇这么说,魏喜笑呵呵的说道。「我都习惯了,哪里有什么累与不累一说,以前在老家有地,忙活一天也没觉得怎样,现在和那个时候比起来,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你也不用总劝说我,年轻人嘛,爱玩爱好运动很正常,爸爸也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。」,老人说话的当儿,回想起他年轻时生活的种种。
  离夏看到老人那粗壮的胳膊,尤其是在老人用力绷劲时,那绷起的肌肉,从肩膀一直到小手臂,丝毫没有年老的松弛,手臂的线条比年轻人都优美,禁不住让她有一些羡慕和崇拜,「爸,你手上的肌肉比宗建的还鼓呢,真有劲啊。怪不得。哈哈。」离夏说完。又觉得好像有些不妥。脸上又出现了红晕。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

  老人知道儿媳妇的意思。也没有搭腔。只是心里蠢蠢欲动。看着娇媚的儿媳妇。下面的东西又有些硬了。

  离夏感觉到了怀里儿子的不安分,安抚了一下,然后撩开了胸衣,把她那暴涨的雪白容器塞到了孩子嘴里,一下子就让那小家伙安分了起来,她轻轻拍打着儿子的后背,爱怜无限的看着儿子吮吸的小嘴,还有那贼滑的眼睛,似是防着别人和他抢似地,逗得离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。

  看到孙子招笑的那小模样,魏喜冲着儿媳妇说道。「这小家伙啊,这个阶段就是耍人的腻乎,你看着吧,到了七八岁,那时候啊,人嫌狗不爱的,你就着急去吧。」,一边说,一边笑了起来。

  小诚诚吃过奶之后,困意也上来了,魏喜寻来了毛巾被,又把红果核做的小枕头取来,给孩子围好被子,用枕头压住了胳膊两侧,稍稍拍了拍,小家伙就进入了梦乡。  看着公公熟练的动作和耐心,离夏什么话也没有说,等到忙完这一切,离夏把孩子弄到了卧室安顿下来,转身又回到了沙发处。

  茶几上的烟被离夏拿在手中,递到了公公的手里「抽根烟吧,孩子也睡着了,」
  看着儿媳妇那个样子,魏喜愣了愣,然后笑了出来。「不是让我平时少抽烟吗,今儿个怎么主动让爸抽了呢,呵呵。」,魏喜吸了一口烟,也算是缓解了一下疲劳。

  公媳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着。离夏问起了公公年轻时的经历。

  魏喜腰杆笔直的挺坐在沙发上,单手扶着膝盖,一手夹着烟,仰着头,眼神有些暗淡,回想到几十年前的事,历历在目。被公公的情绪感召,离夏也揪心的知道,那种情感绝对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。这里面的事情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  离夏双手抱着蜷着的双腿,咂着公公话里的滋味。

  最后听到公公换了个轻松的口吻说着,离夏也被公公的粗俗言语逗笑了。「不是一家人。还真进不了一家门,你啊,给小勇做媒,这老丈人和姑爷的性子还真合上了。」,想到自己兄弟的老丈人,离夏也是抿嘴的笑了出来,这个风趣而又口无遮拦的陈叔,一把年纪还是那个样子,想来就好笑。

  听完老人轻描淡写的叙述着自己年轻时的经历,离夏眼中浮现了一个年轻的身影,那个冲锋陷阵的兵哥哥,哦,现如今的兵公公,她心里暖暖的,柔柔的。
  望着窗外奔家而回的人们,那说说笑笑的轻快模样,离夏想到以前自己和丈夫的生活,不也是这个样子吗。她又想到了自己的公公,想着老人平和恬淡的模样,那经历颇多的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,此刻就坐在沙发上,那笔直的腰板,那坚实的胸脯。嘿嘿。哪里像个老年人。明明就是一个健壮的中年人么。这样的中年人。他能没有生理上的需求么。可是他是如何控制。如何解决的啊。宗建走了这几天。自己的下面有时候还痒痒的呢。想到自己的下面。离夏的脸又红了。
  和自己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这几天,对自己点点滴滴的关怀,剖心窝子的真情实意,在这个世界上,有一种最无私的,最无价的,那么就是他,那就是他的爱,一种让她高山仰止的存在于生活中的无私。

  「我要让他幸福的过上一个快乐的晚年,让他的心不再孤单,让他的心不再寂寞,我要让他享受天伦之乐。」离夏心理感动着,默默间打定了念头。可是。如何让公公幸福快乐。让公公不寂寞。让公公享受天伦之乐。离夏又没有准注意。他不知道自己怎样做。才能满足公公。

  他隐隐约约的知道公公的需求。可是。他自己无法满足他。让他再婚他又不愿意。这样的一个好人。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。自己应该怎样回抱他呢。他有性的需求。嘻嘻。难道让自己去满足他。想到这里。离夏心里又羞又臊。脸也有些微红。

  「你呀,听我说完,是不是很有感觉啊,被感动了?」沙发那边的公公幽默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正在寻思中的离夏听到公公这么一说,红着脸点了点头。
  「呵呵,都是假的,都是假的。」魏喜摆了摆手笑道,看着公公开朗的一笑,那副表情和之前的严肃,完全是两个风格,她有些不解的问着。「你说的都是假的?

  你是骗人家的感情呢?「,然后装成有些气愤的嘟囔着嘴,双手叉腰。
  那你身上的伤痕。又怎么说……离夏又追问到。嘿嘿。也是真的。是真的。刚才不是怕你伤心么。闺女。不想这些了。魏喜只好又说了一句。

  缓解了情绪,把感伤情怀拉回现实,看到眼前那小女儿般的表情,魏喜又笑了。「活着啊,真挺好的,好闺女。别想那么多了,你们不是总和我说,要好好的对待生活,要感受新时代的美好气息吗?」

  哈哈。没想到公公接受的还挺快,还开起了自己的玩笑。这在生活中本是随意的事情,离夏也怕自己平时玩闹惯了,怕公公受不了,没想到公公还挺上道的嘛!这也顺了她的心思。

  把阳台上搭晾着的孩子的芥子还有自己的内衣内裤收揽在手中,离夏瞅了瞅双手抱在脑后的公公,看着他那倚靠在沙发靠背上的悠闲自得劲,心理作怪道。「你还真舒服啊,哼。我让你舒服。还要豆豆你。」

  「哎呦,爸你没少放金纺吧。」离夏端着内衣内裤。就闻到了衣服上的清香,那边的魏喜听到离夏这么说,坐直了身子问着。「什么?啊!啊。」,看到儿媳妇拿着自己下午洗过的内衣内裤不停的晃动着,还冲魏喜不住地嘻嘻直笑。魏喜的脑子里又浮现出白天吻着儿媳妇的乳罩和内裤的情景。慈祥的老脸瞬间就如同喝醉酒的人,脸上泛红。说话也磕巴起来。

  他戚戚然的搓着老脸干笑道。「哦,是啊,你看啊,时间不早了,你明天还要工作不是,快去休息吧,啊。休息去。」,无奈中,他只好打打马虎眼,期盼着儿媳妇赶紧离开。

  望着囧意十足的公爹,离夏闭着嘴紧咬银牙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,走过沙发时,再也忍耐不住,咯咯咯的笑了起来,弄得魏喜一头雾水的,不知所谓。
  离夏双手捂着肚子,嘴角轻挑,眼如新月,那胸口的硕大之物花枝震颤的模样,把窘迫的老魏搞的糊里糊涂的也跟着笑了起来。「呵,呵呵,哈。」,他又感觉不太对的样子,疑惑的看着那娇俏的儿媳妇。

  笑罢了的离夏,右手捂着朱唇吸了一口气,转身弯腰看着公公眼神中的疑惑,然后对着公公狡黠的说道。「还想给我打岔。嘻嘻。好公公。下回啊,这个下回还让你给我洗。」,说完,又晃了晃手中的内衣内裤。对魏喜做了个鬼脸。转身迅速的离开了,留下了一脸臊的永红的魏喜,在那客厅里茫然。不知所措。
                待续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