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的女病人
我的女病人

我的女病人

我是一位医生,但我却是坏人,下面是我的恶作剧,想与大家分享一下。那天晚上,时钟已敲响了11点多,我的诊所依然在营业中,不过一个病人都没有,我闷得很。“医生,你好!”突然,一个清脆的声音打破了空气的沉闷。我扭头一看,哇!一个美女走了进来,23多岁左右,身穿白色紧身t恤,蓝色紧身牛仔裤,身体的线条很美。不过她给我的第一印象,就是她的两个奶子很大,很挺,身体发育的很成熟丰满,腰细,屁股圆圆的。我突然间精神了起来。心想,“她的奶子真大,能见识一下多好呀!”“请坐,–姐,你哪不好呀?”我招呼她道。她慢条斯理地在我面前坐下了。两个大奶子离得我很近,我不时把目光移到这双“火球”上。“我最近有点胸痛。”她指了一下胸口。“哦,是吗?”我看机会来了,说话有点结巴,“哪个位置?”她用手指了一下大概左乳房的位置。“好的,让我先听听你的心跳再说。”我拿起听诊器,隔着她的紧身衣放在她左乳房上。“问题有点复杂。”我边听边说,“这样吧,你进来,我帮你做个详细检查好吗?”我突然心血来潮,下定决心一定要看看她的大奶子!“哦,很严重吗?医生?”她紧张地追问我。“或者是的,做个详细的检查就知道了。来,把你的外衣脱掉。”我命令道,“我要检查清楚点!”出乎意料的是,她竟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害羞,她真的很信任眼前这医生,毫不犹豫就开始脱衣服。我聚精会神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切,心情有点激动。外衣脱下来了,她身体真的很丰满,皮肤嫩又白 ,身上的脂肪不算很多 ,我正喜欢这种体形的女人。她穿着一个黑色的大码奶罩,但奶罩只是遮盖了乳房的一半,因为她的乳房很大,两个奶子乳房像两滴欲下滴的大水珠,中间形成一道很深的奶沟,也很长。既然她如此大方,那我不客气了!我把双手放在她的奶罩上,她本能地缩了一下,但对我是完全信任,并没反抗,我边揉着她的大奶子边问:“这里痛吗?”“一点点。”她很认真地说,丝毫没有怀疑我的举动。我更大胆了。“好吧,把奶罩解开,我要仔细检查你的乳房,因为我怀疑你乳房有问题!”“医生,麻烦你帮我检查清楚点,因为我后天要结婚了,我不想妨碍婚事。”听到她的话,我甭提多高兴了,因为我可以探索别人新娘的神秘之处。于是她就在面对我半米的坐椅上,在我的注视下毫不害羞地反手到后背把奶罩的扣子解开,两个又白又滑又大的奶子射了出来。我迫不及待地把双手放在她的奶子上。这真是我生平以来见到的最美的一对乳房,很大,很挺,因为年轻的缘故,她的乳晕也好大好圆,颜色不深,乳头呈暗红色,微微凸起。我说到:“看来你身体的发育状况还是正常的,奶子大–适中,请抬头挺胸坐端正,好,眼睛看着我。”我故意眯着眼睛看着她挺胸看我的样子,只见她脸上有些难为情的看着我,问我:“怎幺样,医生,有什幺不妥吗?”我伸出双手故意牵拉着她的乳头,乳头不很长,比花生米还稍大一点,中间隐约可见一–孔,将来喂奶用的。这两个大红点我真的很喜欢,捏着,揉着,挤着,拉着,渐渐地两个乳头都涨大起来,变成两颗红葡萄似的,我故意问她:“这样痛吗?”“一点点,它们有问题吗?”她坐在我对面,尽管心情很平静,但脸色已不自然地绯红起来。要知道,平时来妇产科检查的女人是很多的,但愿意配合我这样年轻男医生作检查的都是已结婚的女人。这些已结婚的女人在我面前一点也不害臊,往往是主动跟医生讲她们的私处的情况,主动揭开奶罩让我观看检查,成年女人的奶子一般都很大,但往往是下垂型的,乳晕和乳头虽大但颜色深,看起来令人到胃口。因为接受妇科检查的已婚成年女人的由于性经历的缘故,多数的阴部变得很黑,阴毛多而凌乱,甚至大阴唇及肛门周围均长满阴毛,–阴唇露出到大阴唇外面且–阴唇呈黑色多皱褶肉皮,看上去像多数母兽的阴户,一句话,成年女人的那里丑陋。“检查清楚再说。”我又用力挤了几下她整个奶子,但我一只手真的抓不过来呀,她的乳房真的发育的很好,且很富弹性,真的千年难的一见!于是我狂抓着她的双乳,还时不时问她痛否,她的双奶被我玩弄得左摇右摆,大约有十多分钟了,她的乳头也开始有点发硬了,那种感觉真的好爽,尤其想到她说后天要结婚,我看了她老公的至爱玩物,我更是激动不已,阴茎不禁硬了起来,这真是少有的情况,以前我替中年妇女检查身体时从未出现过勃起,即便女人光着下身份开双腿躺在检查台上时我也镇定自若。但我装着若无其事,经过我的刺激,她的乳房明显胀了很多。“–姐,你得了乳腺炎!”我指着她的乳房说。“那严重吗?会不会影响结婚的?医生。”她无助地望着我。看来,她是个比较单纯的女人,难怪别人说“奶大没脑”,不过这正合我意,因为易骗!哈哈!“–问题,别担心,我给你针灸一下就好了。”我安慰她道,我想来点刺激的,便挑了针灸来玩,其实她的乳房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“针灸?那不是很痛吗?”她真大眼睛,望着我。“一点点,别怕。不过这是唯一办法呀!”我坚定地说。“能在我结婚前医好吗?”“当然能了,相信医生吧!”我准备着工具,我要来点刺激的,哈哈!她点点头,以示相信我。我拿来酒精,涂在她的两颗红乳头上,帮她消毒,这一刺激,乳头变得更硬更红了!我的阴茎竖的直直的!我右手抽出一枚针,左手紧握着她的左乳房,对准了她的乳头上的–孔,“你要忍着痛,知道吗?”我叮嘱她。“好的。”我把针用力刺进她的乳头的–孔里。“哇…” 她叫了起来…我不管她,继续把针往里插,还时不时旋转着针头,她叫的更凶了,但她越叫,我越钒l,我左手还一松一紧地挤着她的奶子,帮她按摩一下。我的阴茎胀的好硬,因为只是我第一次玩这种所谓的疗法,第一次遇到像她一样单纯和美丽的女人!就这样,她的两个乳头都被我刺的又红又肿,整个奶也很涨,我很兴奋呀!最后,我帮她涂上点红汞就了事了。但我的欲望还没发泄完!正因此,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我要继续探讨她的下体!“好了没有,医生?”她松了一口气,问道。“还没。乳腺炎的病人通常容易得阴道炎的。所以我建议你检查清楚些!不过你还没结婚,我想你或许会有所顾忌,你考虑一下要不要检查吧!”我心中的欲火燃得正旺盛,我继续诱导她上当。她真是世上最无知最美丽又最信任医生的女人,对我的举动,她没半点怀疑。我刚说完,她就开始解牛仔裤,毫不犹豫!我简直乐坏了,还不知走了什幺运,她竟然送羊入虎口!我的心跳开始加速了,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。她弯下腰,两个刚才被针刺得又红又肿的大乳房睡了下来,更加像要下滴的大水珠!她好不容易才脱掉紧身的牛仔裤,露出两条修长美腿,白乎乎的。她只剩下一条白色半透明的三角裤了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阴部的一团“乌云”。大概,她的阴毛很浓密,就是这个地方,微微突起,很惹人喜爱。由于三角裤太–了,她的屁股整个露了出来,洁白而柔软,三角裤只能仅仅遮住屁股沟和–逼处,美女的内裤真的特别性感,眼前的一幕太诱人了!我的阴茎早已不受控制了!她正要脱三角裤……“慢点。”我暂停了她的动作,“跟我来,到卫生间里,我要检查你–便的情况,以助诊断!”既然她没怀疑我,我更是放任了!可以说,当时我有点变态,不过我真的没有见过女人如何–便的,所以不想错过这机会,想看看。“我正想上厕所。”她笑了笑,两个–酒窝很迷人,她的话真的使我更意外了!接着,她便跟着我往厕所走去,两个红大奶子一甩一甩的,红肿的乳头特别可爱,我得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。“你就在这蹲下吧,把阴毛弄开点,别挡住我的视线!”我命令道!她很听话,扯下三角裤蹲了下来。哇!我靠!她的阴唇很肥厚很富弹性呀!粉红色的!阴毛果然如我所料很浓密。她照我的话做了,右手指扒开了阴唇,处理好林乱的阴毛。这样,她的–逼口,我便清楚地看到了,毕竟还是处女,逼缝很窄,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充满了脂肪,很可爱!“把你的阴唇分开点。”我又命令道。她照样做了。这回我看得更清楚了,“好,–便呀。”我正发好司令,一项难得一见的奇景准备摇开始了。开始她的白色–尿道口微微涨起,接着,一股清泉从肥厚的阴唇间射出,射得很远。接着是哗哗哗的声音,看来她真的好急!我看着这神秘的一幕,想起将要做新娘的她在我面前撒尿给我看,我的阴茎快要把裤子插穿了,我心中大喜!–便完了,她的阴道口及尿道口还轻微地收缩着,好像要把剩余的尿液排光。我生平第一次目睹女人–便的奇景,那种滋味,不能用文字表达的出来呀!“好的,起来!”我说道。她拉起三角裤,跟着我回到了座位上。“你在这躺下,我要检查一下你的阴道!”我知道她不会反对的,我决定要糟踏她!我的阴茎硬的要命,驱使着我还没待她反应,就把她的三角裤拉了下来,我没理会她,继续用力分开她的美腿,把头伸到她的逼缝外,用鼻子嗅着她–逼的气味,一股处女的香味,很浓!我感觉到我的阴茎在搏动着!我故作平静,对她说:“–姐,你刚才–便没问题的!”我继续嗅着。我真想用舌头舔她的阴唇和阴核!她只是躺着,没做声。我立刻用手扒开她的大–阴唇,揉着,另一只手捏着她的阴核。“啊…”她有了本能的反映,用力把腿夹紧,但没说不要。我不管她,强行用力把她的美腿分开,但发觉抵抗力很强,大概她也不是完全无知的,她已发觉我的行为有点过分了。但我的用力征服了她,我迫不及待地用二指塞进她的逼里,刺破了她的处女膜,一直往里伸,并不停地抽动着。我真的不知道这叫不叫检查了。此时,她的–逼湿润了很多,逼口也开始不停地收缩着,我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,我什幺都不顾了,继续用手指插她的逼缝!不过,我察觉她的脸色严肃起来,或许我真的太过分了!她的处女膜破了,出了点点血丝。“医生,我赶时间,不检查了,我要走了!”她突然很严肃地说,说完就要起来。我把手指很不情愿地从她逼口里伸出来,我的阴茎从裤子里拱了起来,大概她也察觉到这不太对劲了,因为就这样我把她可爱的–逼玩了将近半–时多。她并不是完全的无知与单纯!她穿好衣服,付了诊金,二话没说,飞快地走了。而我,呆呆的,还在回味着刚才刺激的一幕,心里甜滋滋的!可惜她最后还是走了,说真的,她不走,我想我会操到她的!到时她可就成了我的新娘了!哈哈!要怪,就只能怪她自己没脑子了!哈哈。

  【完】